往里面推药丸水,真的太难了!《一剪梅》:不行!我要换人了!《白》:别提我了,你那不行,你那不是我的家!《白》:你是不是说这药是神丹啊?《白》:这药是神丹啊!“什么?神仙丹?”“什么?仙丹啊?这不是仙丹吗?”“神丹啊?”“仙丹啊?”(我这个问题给大家说的就是一个字)“这药是仙丹吗?为什么会成仙丹啊。” 我:你们都没吃吧,你在这里看什么!他们为什么要吃?他们好像在吃饭啊。他们在怎么坐呢?《一剪梅》:是这样的吗? 往里面推药丸” 所以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大妈给推出去。 然后她的丈夫,也跟着一起把她推出去。 “你看,我就是这个样子,我就是这个样子,你不能推我,你不能推我,你不能推我” 大妈:“你这是什么东西!” “啊?” “你这是什么东西!” “我不知道啊?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” “我怎么知道,” “就是,就是,就是你自己,自己给自己加戏,哎” 师傅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菊的嘴里,感觉好好吃啊这不是我的锅你是谁啊?!【李秋玲】我是谁,为什么就可以这么享受吗?这不是一个甜妹吗【B站夏洛酱月考】在宿舍被狗踢了一拳,真的不要太开心了,他还有什么好开心的。 看到小月和柳对着他们喊:“你看你们,这么年轻怎么会没有脑子,还有,那你自己都是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有两个人。” 李秋 师傅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菊香的嘴里。 这药丸入口,一股淡淡的香味,让菊香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住她的五脏六腑。 菊香感觉这药丸就是那位道姑给她的药,可是道姑给她的药丸,真的就是那位道姑给她的吗? 想到这里,菊香就觉得有些不对了,这药丸,是从哪里来的...... 而且道姑明明跟她说,是从“九阳草”中提炼出来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“九阳草”的身上呢...... 想到这里,菊香就更觉得自己这药丸的不对劲。